1. 首页
  2. 波比足球

被逼到墙角的创新——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

在 5 月时我分析美国对华为的制裁,指出美国企业停售半导体与授权软件(操作系统)给华为,将是最沉重的打击。接着,中国强力反弹,扬言翻桌,使得川普在 G20 高峰会之后“网开一面”,宣布只禁售“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商品”。然而局势恶化,中美谈判全面破裂。中国不惜贬值人民币以抬升出口,并禁止采购美国农产品。

因此华为现在是走一步算一步。但长期来说,华为势必要尽快砍断对美国科技业的依赖。其中,最困难的环节之一是软件。全球手机操作系统掌握在 Android 与 iOS 手中。华为要独立,必须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统。

这个无比艰难的任务,许多企业前仆后继都不曾成功;没想到华为上周便宣布推出操作系统“鸿蒙”。根据 36 氪报导(以下同):

揭开面纱的那一剎,“鸿蒙”让东莞篮球场的 5,000 人集体被点燃,全场掌声雷动。
. . . . 今年这场开发者大会,也是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名单后,举办的最大规模发布会。外界将目光锁定在华为在一系列事件后的现状:海外手机销量、零部件渠道储备,当然,还有欲遮还显的“鸿蒙”系统。
. . . . 华为也没有让众人失望,几番铺垫后,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宣布:“鸿蒙”(Harmony OS)系统正式亮相。

英文名称“Harmony”好理解,就是中国传统美德“和谐”的意思。但中文为何叫“鸿蒙”呢?这跟产品的特性有关。以下我会分析为何鸿蒙是一个被逼出来的、急就章的产品,但也预示了重要的趋势。

鸿蒙操作系统

鸿蒙是上古的云

首先看华为消费性业务(包含手机)负责人余承东介绍鸿蒙:

根据余承东介绍,“鸿蒙”具备以下特点:

  • 基于微内核、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
  • 面向的是“下一代”的 IOT 场景,包括已发布的荣耀智慧屏,规划中的 PC、手表手环、车机、音箱、耳机、VR 设备,未来还会延伸至工业、航空航天等领域。
  • 开源。

换言之,鸿蒙原本是针对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 IoT)设计的操作系统。物联网是概称,涵盖所有可以连接网络的非个人设备,例如冰箱、大门、路灯、监视器,甚至是在货物、船只、飞机等。

而“鸿蒙”这个词则是中国上古传说中,“在混沌产生之前,由无尽的紫色气体组成,这种紫色的气体叫做鸿蒙紫气”——搞不好“鸿蒙”更适合当云服务的名称。不过也符合物联网无所不在、充斥万物的意象。

但现在华为急需手机操作系统,因此拿鸿蒙来“代打”。但其实鸿蒙并不适合手机。如引言所提,鸿蒙的特色是基于微内核(microkernel)。什么意思?

“内核”(kernel)是操作系统的核心,是软件的底层,负责管理以及分派硬件资源的使用。比如说今天我用手机拍照,就需要内核指挥镜头撷取画面。以人体来比喻,内核就像脑,指挥手、脚(硬件)行动。

内核可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宏内核”,又叫“单内核”(monolithic keel)。另一种是“微内核”(microkernel)。

目前的手机操作系统都采用单内核。单内核可以想象成是一个紧密组织中的老大。组织的规则写得很细;而这位老大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过问。单内核已经把所有的系统服务都写进去,包括文件系统(file systems)、调度管理(scheduler)、内存管理(memory management)、声卡显卡驱动程序(drivers)等。

由于规则跟功能都写好了,因此单内核的优点是信息传递速度快、处理效率高,操作系统所占的空间也少。但缺点是需要大量的运算,因此适合手机、计算机等有强大运算能力的设备。此外,由于系统全部包在一起,因此若任何部分出错,有可能导致整个系统瘫痪——容错空间小。

鸿蒙则是采用微内核。微内核像是一个松散组织的老大;他只管最少、最基本的事情,其他由各部门的小弟自己决定。微内核提供的系统服务压到极小,只做最基本的资源管理。通常包含基本的内存管理(memory management)、多任务(multitasking)与系统之间沟通(inter-process communication)。其余的系统服务则是留给上层的软件开发者决定。

单内核与微内核的架构差异


微内核更小,更有弹性,容错空间也更大。缺点是执行效率较差,因为指令需要经过更多沟通环节。另外万一出现错误,要找出问题根源(除虫)也比较复杂。

鸿蒙是物联网的操作系统

今天许多物联网设备的操作系统是“挪用”原本做给手机的单内核操作系统,并不适合。因为一般设备更小,不需要多任务,也没有那么强大的运算能力。因此华为认为鸿蒙更加物联网“原生”。余承东说:

安卓操作系统有超过 1 亿行 [程序代码],其内核 [程序代码] 超过 2000 万行,小于 2G 的 [内存] 很难跑起来,而平时常用的只有 8% 的 [程序代码]。并且,未来很多的智能设备 [内存] 比较小,很多终端也对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包括车钥匙、门锁等。

为实现弹性部署,鸿蒙系统将扬声器、麦克风、显示屏、摄像机、通信、传感器、计算等硬件资源均虚拟化来进行共享,通过分布式软总线来调度这些资源。余承东称,各种设备的硬件资源可在同一个 [账户] 下进行共享,比如手表不能拍照,可以调用手机摄像头进行拍照。

换言之,Android 设计的情境是手机拥有十八般武艺。但随着手机功能增加,Android 也日趋膨胀。而鸿蒙设计的情境则是多种设备,包括钥匙、门锁、电视、音响等,全部通过一个操作系统控制。用户只要登入系统,就能取用不同资源,例如从手表取用无人机上的镜头。

Android 是设备优先,鸿蒙则是操作系统(或者帐户)优先。前者适合手机时代,后者可能更适合物联网时代。

由此可知,鸿蒙的时代还未真正到来。现在被推上来代打,其实有些心虚。

鸿蒙无法替代 Android

在发表会后的记者访谈中,余承东才提到鸿蒙也可用于手机:值得注意的是,手机作为华为消费终端最重要的品类,却没有出现在余承东公布的“鸿蒙”落地规划中。对于华为为何收敛起鸿蒙的锋芒,余承东在会上展现出开放姿态,他坦言:“考虑到生态原因,我们优先使用谷歌 Android 操作系统。”

不过,在会后接受 36 氪等媒体采访时,余承东也强调,如果当前国际形势持续下去,“华为可以一夜之间把所有手机都升级到鸿蒙,我们 always ready。”

至于受影响最大的系统服务,余承东也坦承,由于谷歌 GMS Android 系统的断供,以华为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的确存在漏洞,但随着“鸿蒙”的加速推进,目前该漏洞“已经补得差不多了”。

这话不尽不实。

首先,“华为可以一夜之间把所有手机都升级到鸿蒙”是很恐怖的事情。你的手机一夜之间连操作系统都变了?就算技术上可行,也有侵犯用户隐私权、所有权之虞。

其次,就算在单内核上同时支持 Android 的系统服务,也必然会降低性能。事实上华为在这一点是自相矛盾的。余承东在发表会上说:“Android app 仅需花一点功夫就能导入鸿蒙操作系统”,代表原本 Android app 是不兼容的。“一夜之间替换”并不可行。

再来,“漏洞已经补得差不多了”也不是事实。就算鸿蒙能替代 Android,但华为仍无法取得 Google 私有的 Google Play、Google Maps、YouTube、Gmail 等 app。在中国以外也卖不出去。

最后,鸿蒙暂时没有开发者支持。想做操作系统的企业前仆后继,如微软的 Symbian、三星的 Tizen、阿里的 AliOS 等。但都无疾而终。这些公司不缺软硬件能力,却是败在无法形成生态圈。

华为要打破魔咒,必须大批的挖角开发者才行。但此处最大竞争对手却是来自国内,也就是 Vivo、oppo、小米等品牌。它们不在美国的禁售之列,乐于使用 Android,更会死命地抓牢 Android 开发者社群。

总之,鸿蒙尚无法替代 Android,“鸿蒙手机”还在襁褓期(目前只公布了鸿蒙版的电视)。余承东比较是自我打气,宣示其有应对美国禁售的策略。但实务上仍强调“Android 仍是首选”,是且战且走的策略。

放大来看,手机的长期隐忧,代表华为将更专注于电信业务。这可以从华为创办人任正非的内部信中看出端倪。

任正非的苏联战机

任正非格局宏大,执行力强。不过其言语之间倒是难掩军人本色。他在上个月底写了一封内部信,围绕着一架苏联破军机的比喻,鼓励员工专注于长期战略。

由于口气很生动,因此我多引用几段:

. . . 华为的员工又岂止受千锤百炼的折磨?. . . 我们公司要走向称雄世界,注定是一条坎坷的道路。CNBG 补好了“洞”,又开始恢复前进的步伐,而 CBG 的“万里长征”才迈开了第一步。
(按:CBG 是华为的消费性业务,包含手机。CNBG 是华为的电信业务)
. . . . 过去我们把 CBG 作为公司的“压舱石”. . . 让它输出利润供养公司,我们疏忽了 CBG 可能遇到的困难 . . . CNBG 是美国的重点打击对象,这架“烂飞机”上被打出 4,300 多个“弹孔”,但是没有击中“心脏”(按:指半导体),也没有击中“油箱”(按:指顾客、生态圈)。. . . CBG 身上就两个“弹孔”,虽然没击中“心脏”,但不幸的是击中了“油箱”,几万员工拿棉纱把“油箱”漏洞堵住,剩下一点油,还要继续飞。补洞要快过油漏,生态构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做好“长征”的准备。补洞再快,也来不及建立起生态。我们给 CBG 两、三年时间,重新振兴起来。

如前述,华为的手机业务离不开美国的半导体与软件,因此现在要靠灵活的手段来存活。希望在 2、3 年间达到自有生态圈。

不过若事不可为,华为也做好了手机业务收缩,只做国内生意的打算,就不用担心软件的箝制了。
…… CBG 是接入系统,灵活机动,多样化的接入,西方不亮东方亮,不需要面面俱到。要像衡水中学一样,我们改变不了外界环境,我们可以改变适应外部环境的胜利方式。
(按:衡水中学是以魔鬼训练闻名的学校)

“西方不亮东方亮”意思就是“不去欧美市场,我们也可以待在中国”。这是已经暗示不惜放弃欧美手机市场。

当然,信的最后必须强调“最终的胜利是我们的”。而终点是从 5G 切入人工智能:

. . . . CNBG 一心一意坚决要攻破一个“城墙口”,建立全世界最快、最及时、最好的连接系统,我理解并支持。集中火力,聚焦力量,砍掉枝节,扑上去,撕开它,纵向发展,横向扩张。大家都知道,我见记者时谈到 5G:“5G 就是一个小儿科,过于被重视了”。

其实 5G 就像螺丝刀一样,只是一个工具,螺丝刀可以造汽车,但它并不是汽车,离开汽车它没有实用价值。5G 提供高带宽、低时延,支撑的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才是大产业。过去我们为什么要保 CNBG,让 CBG 作为副业赚钱来养 CNBG?就是要让 CNBG 能站在世界的“上甘岭”上,能称雄世界。人工智能是又一次改变信息社会格局的机会,它需要超级计算、超大容量的数据存储和超速连接的支撑,才能实现。美国有超级计算,也有超级存储,但是没有超速连接,因为美国光纤网不充分,也不用最先进的 5G,它在人工智能上可能就会落后一步。

5G 串起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设备,从云端的服务器到口袋中的钥匙。而由于 5G 低延迟的特性,使得所有设备彷佛全部都属于同一台大的“计算机”。这时需要新的计算机架构典范。华为的答案是以微内核为基础的操作系统“鸿蒙”,搭配人工智能的算法。这是华为的长期策略。

华为的手机仍然危急,甚至得推出鸿蒙操作系统来支持手机,堪称“不可能的任务”。然而长期来看,或许反而逼得华为更早抛却旧包袱,往下一个典范奔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une-souris-rose.com/c/206827.html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