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波比足球

美国高粱船掉头返航,928个美国农场破产后,美国农民或吞下新恶果

自2018年以来,美国农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挫。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正是在于美国农民低估了大客户能力,进而不断失去大买家而造成的经济损失。例如,美国高粱船掉头返航,中国买家至少取消4513吨美国猪肉订单等现象也曾发生过。

与此同时,美国农产品对全球多国的出口也在下降。例如,据美国农业部数据,在2018年7月至2019年5月期间,美国对全球所有国家的大豆出口量下降至约15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06亿美元下降27%。值得注意的是,仅对中国的出口就下降了77%,仅为25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的7月至5月则为112亿美元。这再次印证美国农民离不开中国买家。

BWC中文网根据美国法院、美联储及美国农业部等多方数据综合,2018年以来,目前已知的,全美家庭农场和家庭渔民、牧场破产约928份。也就是说,美国约928个农场破产了。美国中西部破产数量创下了金融危机后的最高纪录。

而事情的最新进展是,伴随美国农民破产潮,还有许多美国农民由于农业机械成本的上涨,而不得不变卖农机设备。路透社近日报道,受美国进口钢铁和铝成本的增加,使得装配美国汽车的成本增加了数十亿美元,相关农业机械制造商的成本也在增高。这就导致一些农业机械制造商不是不加价,将成本风险转嫁给美国农民,这就使陷入破产潮的美国农民雪上加霜。

例如,美国拖拉机生产商卡特彼勒去年的生产成本增加逾1亿美元,进而该公司提高了产品价格。另据彭博社不久前报道,美国农民对农机具的需求正在急剧减少,由于美国农业经济持续五年下滑,迪尔公司、CNH Industrial NV和其他一些美国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生产商已面临农户需求疲软的局面。

这就构成美国农业经济一大恶性循环,形成农机生产商成本提高-利润减少-加价转嫁风险-美国农民承担风险-破产和破产边缘-变卖农机。我们曾提及,美国农场主吉姆.塔普霍恩稍早前卖掉了所有的拖拉机,与此同时,他的家庭也结束了近一个世纪以来世代经营的农场主生产模式。

要知道,塔普霍恩一家曾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美国农业经济的低迷时期生存了下来,但是却没能躲过最近十几个月美国农业经济的危机。与变卖农机潮,相伴的,还有许多美国农民资不抵债。美国农业债务在过去五年中增长迅速,自2013年以来增长了30%至4090亿美元,这也就进一步解释了,美国农民陷入破产潮和变卖农机潮的另一大成因。

值得一提的是,华尔街的资本向来青睐那些有良好前景的产业,因此,近期,在美国,越来越多的银行不愿意向美国农场主提供融资,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美国农民难以得到金融支持。这就使得美国农民的困境进一步加剧。例如,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调查显示,爱荷华州无法获得新融资者又增加了。分析师预计,2019年美国农业收入或将仅为694亿美元,这一数值将比2013年的高点暴跌45%(近50%)。

华尔街日报称,农产品已经是美国如今最成功的出口型商品。美国大豆协会副会长比尔.戈登也称,正是因为中国市场,美国农产品市场在近40年来才会越做越大。显而易见,在中国买家不断取消美国多种农产品订单,美国农场破产潮和变卖资产潮同时发生的情况下,美国农业经济的繁荣也将不再持续。

值得玩味的是,拥有大片庄园和高度现代化农业机械的美国农民,曾经是令世人羡慕的职业。然而今天,美国农民却几乎成为全球最为沮丧的人群。应该说,这一切都是美国打破市场规律,不断制造碎片化经济而造成的恶果。今天,美国农民或正在被动地吞下这枚新的恶果,《日本经济新闻》曾报道称,美国农民或正在流泪。(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une-souris-rose.com/c/195963.html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