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足球指数

盛世唐朝下的艺术精神及其流变:以书法艺术为例

元丰八年,宋哲宗即位。这位年幼的皇帝还不能处理政务,所以当时的老太后——高太后终于有机会把那些整天嚷嚷变法的人踢到一边去了。他上台后,立刻启用司马光,打压王安石,新一轮的新旧党争就此拉开序幕。

不过这一切对于当时还在常州寄居的苏轼而言确实是一个转机,不久之后,旧党就认定苏轼是受到新党打压的自己人,因此立刻招他回朝。后来的事实证明,苏轼既不是新党,也不是旧党,不过当时的他可谓是一路连升,一直升任到翰林学士、知制诰,知礼部贡举。

在还朝归途中,途径史全叔家,史全叔知道苏轼喜欢书画,趁机会特意拿出自己珍藏的吴道子的画作,苏轼大喜过望,随即在此画后题跋鉴赏,因此留下了书画史上著名的《书吴道子画后》。

在这段题跋中,苏轼指出任何文化艺术的发展都是在前人积累的基础上形成的,绝对不是一个人独立的创作。指出吴道子的画之所以这么好,是因为他“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但更为重要的是,他在这幅画的题跋后面指出了他心目中最好的书法家,不是王羲之,而是颜真卿:

君子之于学,百工之于技,自三代历汉至唐而备矣。故诗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韩退之,书至于颜鲁公,画至于吴道子,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

杜子美,即杜甫,韩退之,即韩愈,颜鲁公,即颜真卿,这三个人和吴道子一起,都是盛世唐朝的代表。也就是说,苏轼提出的“天下之能事”的代表,几乎都是唐朝人,那么唐朝时期的文化艺术为什么会受到速度的推崇呢?本文即从唐朝时期的书法艺术作为切入点,来考察以书法艺术为代表的盛唐艺术精神对艺术的影响力。

中国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着比较好的生命力和较大的影响,谈到中国书法艺术的精神,我们就必须要提到唐代的书法。因为唐代的书法是整个书法史上的巅峰,唐代独特的书法文化对后世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但是,关于唐代书法精神状态的研究一直是比较少的,而要想了解一个时代的艺术门类,尤其是它的发展现状,就不得不对它内在的精神内核进行深入的考察,才能得到一个完整的相对统一的结论。而我们说唐代时期的书法艺术精神其实和唐朝强盛的国力和那个时代繁荣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是分不开的,也就是说,唐代的盛世孕育了繁荣的书法艺术。

唐代是中国书法艺术的巅峰,这一时期的书法家,将他们对于人生社会宇宙的认识,全部融入到了书法过程中,在书法中体现他们的思想情感,唐代强盛统一的政治环境和繁荣的经济基础以及壮丽辉煌的文化氛围,更加使得书法这种艺术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唐代书法是整个书法史上极具有盛世特色的书法艺术,相比于之前的魏晋,以及后来的宋朝,唐代的书法,是当之无愧的盛世代表。

唐代之前的魏晋艺术是属于贵族精英的艺术,因为我们知道魏晋时期是一个动荡而混乱的时代,而魏晋时代的书法主要是由贵族士大夫所掌握的,比如说王羲之,他们家就是贵族,整天饮酒作乐,很少搭理朝政,或者说关心民间百姓的疾苦,他们是真正属于上层统治阶级的艺术,所以他们的艺术趣味只反映属于贵族的艺术精神,对于民间艺术,尤其是底层百姓的艺术趣味知之甚少。

而唐代之后的宋代,明代和清代的艺术,他们在国力上是远远达不到唐朝这样的高度的,尤其是宋朝是积贫积弱的国家,庞大的文官制度以及高昂的养病费用,使得北宋的财政积贫积弱,这样的一个国家在文化艺术上自然也是处于疲软的状态,不能称之为是一个盛世的艺术代表,而唐代就处在中国盛世艺术中的顶峰,他的书法直接体现了一个鼎盛王朝下的艺术应该有的样子。

唐朝在前人的文化遗产的基础上将书法艺术发扬光大,形成了带有时代特色的书法艺术精神,可谓是登峰造极。

下面我们将从三个方面来谈一谈唐代书法的艺术精神。

第一个方面就是唐代的书法艺术,它具有多元化以及复杂化的特性。

我们知道唐代的书法,它是以追求法度和规范而著名的,但是今天我们所认识到的唐人对于法度的追求和当时的人们所理解的法度,其实是不太一样的。

在唐代的书法理论以及艺术理论中,很多书法家都提到了艺术的创作必须遵循艺术的法度和艺术规律这一条,这就是唐人所遵循的法度。而我们今天在提到法度的时候,往往会想到一些具体的技术层面,但是唐代的人对于法度的涵盖,其实要比这个概念宽泛的多,它不仅指的是一个艺术家应该有的技术层面的要求,而且还有一个艺术家在文化修养以及他为人处事方面的规范行为。唐代时期著名的书法家颜真卿其实就是这方面的典范。

颜真卿本人的书法,不仅在艺术上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而且他这个人在道德修养以及为人处事方面更是一代文人士大夫的典范,他的书法从内在的气质上是儒家的,体现了儒家的忠孝精神,这种忠孝精神,使得他的书法具有一种磅礴向上的生命力和势不可挡的气势,让人看了胆战心惊。

从艺术创作的这个角度来说,这一时期是推崇法度的艺术,唐代关于书法的理论,关于书法体式的理论,关于用笔之法的理论和关于执笔法的理论,关于汉字结构的理论,关于整幅作品章法的理论是浩如烟海的,但是这些理论总体上来说是形式方面的内容,如果我们深入的去探求唐代书法艺术精神方面,他们在法度上的规范,可以发现唐代书法艺术精神是极其复杂的。

不得不说,有人认为唐代的书法艺术,因为局限于这些形式上的法度规范,而使他们的艺术成为一种法度的形象化,而没有了自己内在的精神气质,这种观点实际上不对的。因为如果我们今天的人可以想到这一点,那么唐代的人,他们的艺术家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肯定也会注意到这一点,如果这一点对他们的艺术创作产生了障碍的话,他们不会置之不理的,也就是说,他们还是有一定的艺术自觉的。

所谓的艺术自觉,就是指艺术家或者说艺术群体以及艺术批评者对于艺术发展现状和艺术发展趋势的一个总的觉知,他们能够综合不同的发展状态,对自己的艺术创作和艺术思想做出一定的调整,有这样能力的人和有这样能力的时代,我们称之为自觉的艺术家,或者说艺术的自觉时期。中国书法自魏晋以来,就开始走向了不断成熟以及自我更新的道路,也就是慢慢的开始有了书法艺术上的自觉意识,这种自觉意识从王羲之那一代就已经开始了,不仅我们今天的人意识到了这一点,其实唐代的人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大唐文化与各种文化开始出现了多元的汇合,唐代的书法艺术几乎吸取了前人所有文艺精神的精华,创造出了唐朝时代精神的嬗变书法。

但是,唐代的书法艺术精神,他们对于法度的规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他们不同的社会历史文化的背景而出现一定的发展和变动,比如说唐代在开国的时候,他们强调的是儒家所提倡的法度秩序,但是,随着唐代对外文化的交流,自身国力的强盛和经济发展的繁荣,书法家更加推崇一种风骨,这种风骨是国家强大所带来的唐人的国家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不仅融入在它们的内容形式上,更加融入在他们的意识里,他们在自己的头脑中就预先的将自己的书法作为一个盛世书法的代表而进行了创作。

而我们说唐代又是一个极度开放和包容的时代,这种开放和包容,不仅体现在我们民族自身内部,而且体现在与其它的外来民族以及少数民族的文化交流过程中,唐的文化艺术有着非常浓厚的外来宗教的特色,这一点就体现了唐代的书法艺术与外来艺术之间的交融与汇合,在这样高度放松的环境下,书法家们开始追求自身的个性张扬,不再以法度作为唯一的标准,浪漫主义的精神开始出现并强大,这一时期浪漫精神的启蒙不仅体现在中国书法艺术中,而且体现在文学艺术中,比如说盛唐时期出现的大诗人李白,就是浪漫主义的先驱,他的诗歌具有浪漫主义的特色,而这一时期的书法家,比如说怀素,他的书法也是极具有浪漫主义的精神,他的狂草艺术是对于李白浪漫诗歌最好的诠释,是李白浪漫诗歌书法的艺术呈现方式。随着唐代发展到了中唐时期,国运昌盛,儒道复兴,书法家开始强调一种经世致用的制度,也就是说,书法开始走向了实用,他们并不是一味的只是追求在法度之外的自由和规范,而是随着唐代的社会实际状况对于书法的法度精神内涵做一定的调整。

到了晚唐时期,由于唐代的国力衰弱,因此这一时期,唐代的文人心态开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方面,他们既留恋于盛唐时期的文化艺术繁荣的现状,但是又苦困于当前国力衰亡的现实,他们在心态上发生了一定的扭曲,开始追求审美的世俗化,崇尚俗趣,这一点在艺术精神上主要体现为晚唐文人崇尚个性怪诞,这是世人心态扭曲和变态的直接体现,代表着书法艺术的巅峰已经成为了过去。

而晚唐时期,中国书法的世俗化实际上就体现和证明了唐代的书法绝对不同于魏晋时期的书法,魏晋时期的书法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世俗化的倾向,因为一开始他就是属于上层贵族的,但是唐代的书法能够出现世俗化的倾向,这说明唐代的书法,她和魏晋时期的书法有着天然的,本质上的不同,它比魏晋时期的书法更具有包容性和更具有多样化,从客观的角度上来说,唐代书法艺术的多元化和复杂化,包括文化上的,历史上的,民俗上的,文学上的思想,哲学上的,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而代表着唐代书法艺术精神的第二个方面就是唐代书法艺术的抽象精神和写实精神的并存。

所谓的抽象,其实就是相对于具体的艺术形象而言,不容易被人所理解和接受的形式,而所谓的具体其实就是让人们可以直接感受到和观察到的艺术精神和艺术行为。

我们知道中国书法,他是以书写中国汉字作为他的基本的载体的,而中国书法的美就体现在汉字的线条韵律美,书法家们通过这个线条韵律来表达自己对于客观事物的本质,或者说主体性的感受,这就注定了书法艺术既不能做到完全的抽象,也不能做到完全的具体,它是介于具体和抽象之间,是具体和抽象的艺术。而唐代的书法其实在很多理论上,对于抽象和具体的探讨以及对于艺术形式理论的研究已经很多了,比如说唐代时期的大画家吴道子,他的画论以及唐代张彦远在绘画提出的形神理论,就可以看作是具体和抽象艺术的探讨.

如果具体到书法艺术中可以表现为唐代的书法艺术对于草书的发展以及推进.

我们知道草书是出现在汉朝的隶书之后,隶书的快写,形成了章草,但是章草还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草书,我们知道章草是每一个字都有笔画粘连的,而章草是字字独立的,所以汉末时期的章草在一定的意义上还不是成熟的草书,到了魏晋时期,随着二王书法的发展,他们对于草书进行了演变和革新,二王最重大的成就其实就是对草书的成熟做出了巨大的推动,他们真正的把草书艺术以及行书楷书艺术推上了巅峰。

但是,王羲之那一代人,他们所没有完成的是将草书进一步的世俗化和进一步的做到艺术形式上的抽象与具体的并存,这一点唐代人做到了。

唐朝时期是楷书的巅峰期,同时也是草书的巅峰期,唐代楷书的巅峰是由于唐代的法度的要求,直接促使了唐代楷书艺术的发展,因为我们知道楷书是比较追求法度的,而草书之所以能够在唐代时期并存,实际上是唐代时期的艺术家,他们自觉地继承了前人的书法艺术,在前辈书法艺术的基础上,不断创造和革新的产物。作为法度的产物,唐朝的楷书是具体的,但是唐朝除了楷书之外,还有狂草。唐代的狂草,同样是发展到了顶峰,张旭的狂草的出现其实就是唐代草书发展强势的一个证明。

狂草艺术作为草书最放纵的形式,是唐代人的热情和对现实的不满的展现,这在张旭的狂草中得到抽象的表露,而在此之前,没有一个艺术家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在此之后也没有一个人能够达到这样的艺术水准。可以说,怀素张旭那一代的草书艺术家,他们真正的是站在了抽象艺术和具体艺术之间,他们既有具体艺术中可感的艺术形象,同时又占有了抽象艺术中对于艺术精神的淋漓尽致的展示。

唐代书法艺术的精神第三点体现在唐代书法的创造性上。

我们知道创新和创造是一个艺术门类的生命力,如果一个艺术门类不创新,不创造,那么他就失去了发展的动力,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力,只有具有极高的创造力,才能够使得书法艺术不断的向前发展,达到艺术的高峰,而唐代时期书法艺术之所以能够达到书法的巅峰,其原因就在于他是具有创造性的。

这一时期的唐代,不仅创造了诸多辉煌灿烂的艺术作品,而且还涌现了诸多影响深远的艺术家。他们为后世留下了诸多的文化瑰宝,唐代时期最为著名的具有革新性的艺术家,其实就是颜真卿,因为我们知道颜真卿,它突破了王羲之所代表的艳美一派的书法脉络,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的书法艺术是真正的以法度作为自己的精神规范,同时在遵循前人法度的基础上,对于书法的风格做了自己的调整。

他吸收了篆书,隶书以及摩崖碑石等书法中的笔法因素,在秀美的法度基础上,创造出了壮美的书法艺术,给人以一种非常震撼的艺术享受。

而这种普遍的艺术创造精神,不仅体现在书法艺术中,比如说唐代时期的佛教艺术的雕像,唐代时期的工艺美术,比如说著名的唐三彩,其实这都是西域佛教文化中的带有浓厚的异域色彩的一些艺术作品。这些带有浓厚异域色彩的艺术作品和中原时期固有的文化相融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秀美多姿的艺术风格。

因此,初唐时,唐朝书法尚处于渐变中,至盛、中唐之际,单是草书领域就出现了新风,随后真行草篆诸体亦别开生面,取得了发展。晚唐书法较少发展。唐代书法在书法发展史上是晋代以后的又一高峰,此时,在真、行、草、篆、隶各体书中都出现了影响深远的书法家,真书、草书的影响最甚。

唐代的书法艺术达到了中国书法艺术的巅峰,后世没有任何一个朝代,可以与唐朝时期的书法相提并论,唐代的书法是多元的,复杂的,同时也具有创造性,它做到了具体和抽象的并存,这是唐代对于前人智慧吸收和借鉴的结果,同时也是那个强盛的时代繁盛的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的体现,唐代的书法艺术,对于后世的书法艺术,在艺术表现和艺术创新上起到了重要的示范作用,也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艺术遗产,后世的宋元明清正是在唐人书法精神的影响下才不断开掘出了新的书法艺术的境界,不断地推动书法艺术走向更加广阔的天地,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和多样性,表现更多的精神内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une-souris-rose.com/b/195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