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足球比分

主席外交稿上“老虎屁股”是否直译引发争议,乔冠华一锤定音:“‘形’之不在,‘神’将焉附?”

毛主席声明稿上的“老虎屁股”引发高翻们的争议

1963年8月15日,我在外交部翻译处俄文组参加工作。此时,中苏两党两国关系已经恶化,双方的交往基本上中断。

1965年1月7日,印度尼西亚宣布退出联合国,原因是联合国接纳某一国家成为新会员。此举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毛主席提出,我国政府要发表声明声援印尼。1月10日清晨三四点钟,外交部办公厅告诉我们翻译处,毛主席的定稿下来了,让立即派人去改稿(当时尚无复印设备)。英、法、西(班牙)、阿(拉伯)四大语种的代表和我,匆匆赶到外交部办公厅值班室。“办值”的人告诉我们,声明稿有“重大改动”,刚刚让乔老爷(部长助理乔冠华)给拿去了。

我们于是急忙往二楼的“乔办”赶。还在上楼梯的时候,远远就听见乔老爷连声在高喊:“主席真高!主席真高!”我们立即赶上前去,看到了声明稿上那龙飞凤舞的“毛体”,墨迹似乎还没有干。原来,毛主席在稿子上加了几句话:有人说联合国老虎屁股摸不得!苏加诺总统就是摸了这个老虎屁股……

我们五个人看到毛主席加的话也十分兴奋,相互间不断嘀咕:这个“屁股”怎么译才好?要不要把它译出来?含蓄些还是干脆就让它直露?有人提出:不“直露”怎么办?这可是主席的原话!但也有人担心“直露”了太不雅,外国人看了会不满的……

乔老爷听到我们这番鬼鬼祟祟的议论后,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们这帮小鬼头,怎么就这样害怕‘直露’!你们要晓得,主席加的话,妙就妙在这个‘形’上!‘形’之不在,‘神’将焉附?”

于是,我们五个人赶紧小心翼翼地把毛主席加的话抄了下来,相互间还反复核对了好几遍,生怕抄错、抄漏点什么。在翻译过程中,毛主席那浓重的湖南口音仿佛在耳边回响:苏加诺总统就是摸了这个老虎屁股!五大语种的翻译们,对老人家原话的译文进行反复推敲,还碰头交流译法,努力把“神”与“形”都译出来。

乔冠华认为主席的话妙就妙在“形”上

此前,类似情况也发生过。一次。1964年秋,罗马尼亚几位领导人专程来华当说客,劝毛主席与赫鲁晓夫停止公开争论。毛主席不大高兴,冷冷地说:不行,要和好,他们总要有个表示,先讲话(指做自我批评),百分之九十的责任在他们。之后,又轻描淡写地说道:对中苏这场论战,大可不必过于紧张。第一条死不了人;第二条天塌不下来;第三条草木照常生长;第四条河里的鱼照样游;第五条女人依旧生孩子。

我曾问过当时担任翻译的一位罗文“高翻”,这一连串五个具体“形象”,即时是如何译出的。他说,这五句话讲得很短,但极形象,一个接一个连在一起,画面感极强,要即时、准确、一口气生动地译出来,难度极大,当时只翻了个大概,总的意思罗方贵宾大概听懂了:争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毛主席与苏联第三任驻华大使尤金曾一度过从甚密,除一起商讨中苏两党两国的大事之外,还谈到过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方方面面。一次在闲谈中,毛主席突然谈起遗传学来,说有个大学问家叫摩尔根,翻译处担任翻译的张子凡一听“摩尔根”三个字就懵了,无奈中只好坦率地说:“主席,遗传学我一窍不通,实在翻不了。”

毛主席听后诙谐地说:“是啊,遗传学并非尽人皆知,看来,我得先给你这位高翻‘扫扫盲’!”于是,他老人家便真的“扫起盲”来了,说你是学俄语的,知道米丘林、李森科,摩尔根是个美国人,你对他也许不太了解,此人在一百二三十年前,在遗传学领域屡有建树。毛主席提出:译员要多读书,古今中外的,都要读一些。

一位英语翻译给我讲过这样一件事。有一次,毛主席对来访的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说:人人喊我“万岁”,但人是活不到一万岁的,“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译员知道,这句幽默话在国内尽人皆知,但觉得如直译过去,外宾听后肯定会一头雾水,便将其意译出来,取得了好的效果。

——摘选自《秘书工作》2016年04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une-souris-rose.com/a/195981.html